星期四

野莧傳奇(三)






除草這件事有點荒謬,本來大家看冒芽的小草還挺可愛的,
嫩綠小點,像土坡上東倒西歪的浮萍;
微笑一個禮拜後,就笑不出來了(標準傻瓜反應),
現在,換隔壁的阿伯在笑…..

蹲三個鐘頭,腰腿痠痛,
但是幫一株株玉米探頭來,不免阿Q美名為拯救,
尋覓草叢中初芽的玉米不是件容易的事,
一片嫩綠(雖然眼醫三哥說要多看綠色),
艷陽之下,越來就越不好玩了,撥翻細瞧,
真「眾裡尋他千百度」,好久才一株,
又像是捉迷藏鬼捉人,找到一株心裡就一陣歡呼,
驅逐周邊野草後,建立一個小小散兵坑,
像保護他一樣(反霸凌)




有時候只在叢草之間看到小小芽葉露出,
就好像是浪濤之中伸出一隻小手一般,
這個好辦,怕就怕隱身群草之下的,
時間要花好久,又不見得有結果。





這又讓我想起爸爸告訴我的故事:
二戰時期,爸雄中畢業後被征召到南洋作戰,
兵船夜渡巴士海峽,深夜美機來襲,以魚雷擊沉過半兵船,
天亮時方有艦隻回援,以繩懸吊落海兵員,
但因腫漲受傷,許多人力量不足,
未及過舷就又落海,日本憲兵就不再救他,另尋別人,
我覺無情沒人性,但爸爸告訴我,船上載重糧水有限,
不適冗員會拖累任務,這事讓我想了好多年….
今天,我沒有天人交戰,沒有抉擇,
若看不到、不易找,我就不管了,讓它去罷,
玉米小芽,你自己也要多保重啊~~~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